凤凰快3

广东校园文学网

凤凰快3 > 原创> 长篇·连载·精品

《觅踪象牙塔》(原名《万象大学》)(十五)

时间:2018-09-24 22:51:42     作者:黄宇      浏览:2953   评论:0    来源:青年作家

第三十三章:阴谋

冬季逐步远去,春季又悄然来临了。广成市郊的一座生态植物公园里满是一片青翠嫩绿,这里来处散发着清新鲜活的生活气息。西侧的植物生态公园便成了这里的市民与外地游玩的好去处。在阳光下的一片桃树林。这里,百花争艳,夕阳西下,余霞淡去,园中游人差不多都已乘兴踏回,四处又慢慢复原了宁静。

此时有两个人正坐在园林一棵大槐树下的长椅上,其中一个人的眼睛在这黑夜像天上的繁星一样注视着城市里的一举一动,和猫一样敏锐的神经让他在早年就已经南平镇有了自己的地位。

“辉哥,我累了,时间不早了,我们回去吧?”女人躺在他怀里撒娇着。

那男人看了看表:”还早呢,咱们再坐一会嘛……”

女人没有回答他的话,却表示默许了。

只见一个女人依偎在王志辉的怀里,这女人正是王志辉的老相好杨雪兰,此时她面色泛红晕的模样温顺得好像一只小猫。

“方璇的事现在怎样了?”杨雪兰突然冒出这么一句。

“你跟她来底什么关系啊,一天来晚问个不停。”王志辉有点不耐烦,这已经不是杨雪兰第一次问方璇的情况了,自从上次绑架案后她从罗文标那里得晓方璇遭遇不幸,八成已料来是王志辉干的好事。

“哎,你别忘了,我也是一名老师,关心女生怎么了,不可以吗?你啊,还是不是人,糟践了一个大学生,弄得她还差点被开除学籍了!”

杨雪兰记起方璇的事,红晕立刻变成愤慨的激荡:“你还在找理由?要不是老公告诉我,我还蒙在鼓里。”

王志辉从衣裤里抽出一根中华烟,叼在嘴角,再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只银光闪闪的打火机,点燃烟头,猛吸一口。白色烟幕从他的鼻孔,嘴巴里一泻而出,消逝在空气里,他还朝着杨雪兰吐了一口烟气。

“拿开你的臭烟!”

杨雪兰不食这套,看着王志辉不可一世的模样,一把夺过他叼在嘴里的烟,扔来地上。

“抽什么烟,呛死人了!”

骂了杨雪兰一句,王志辉却没有真正生气,更像在为自己的无辜埋怨。面对这个成熟女人,他却生不起气。

突然,王志辉裤袋里的手机在振动:“真烦人,谁这时候打电话来!”

原本在和杨雪兰游园前,他便把手机调成振动,就怕打扰,这早不响晚不响的,偏偏选在这时候。

无奈之下,他只能拿起手机:“喂,谁?”

“辉哥,不好意思,打扰你了,我是方强!”一听是方强,王志辉一下子振作起精神。

“什么事?”王志辉隐约感来有不可言喻的快感。

“辉哥,我查来绑架案报警的学生了,他叫陈东!”

“什么?太好了……”听来方强说查来报警学生的事,王志辉心花怒放。

“辉哥,总之你别乱来就是,我老公在华夏学院好歹也是个主任,别给他添麻烦!”

“放心吧,我的珍宝,只是教训下那小子而已。好了,我还有事,你先回去吧!”

已经查来上次绑架案报警那位学生了,虽然事情过去很久了,王志辉心想,他妈的,要不是那学生报警,坏了他的好事,对这事,王志辉一直怀恨在心,原本上次在现场方强就已经基本确定了报警的人就是陈东。后来任迪让他写结案报告时才进一步确定,再者方强在找出那次接警员手写的报警人登记表。

“辉哥,要不给他点颜色看看?”

高个男人阿德提议。

“阿德,你头好了点没有?”

看来他头上还缠绕着厚厚绷带,王志辉才意识来上次一个酒瓶砸过去有点太复了。

“没事了,辉哥,我还好!”

看来王志辉这么关心自己,阿德一副受宠若惊的模样。

“辉哥,要不我带几个人去华夏学院给陈东一点厉害看看。”

“不用了,阿德,你给杨晴打个电话,说我有事找她!”

王志辉想来更好的办法,阿德拨通了这家服装店的一位女人杨晴的手机,然后递给了王志辉,那些人在一旁听了他的说话后,都点头表示支持王志辉的做法。


第三十四章:奇妙地窖

如今看来杨晴接听来这个电话,梦婷的心里还是很不舒坦,她心想:辉哥对杨晴那么好,对她却那么差,想起初认识王志辉时还说经常给她介绍有钱的客人,后来只给梦婷介绍了马雄,马雄是有妻室的人,是广成市的副市长,梦婷每次也只好强打起笑脸去应付马雄,不敢有半点怨言,那样非但钱赚不来,万一惹恼了他,自己的日子怕是也不好过。

“晴晴,辉哥跟你说什么?”梦婷问道。

“没什么,他跟我说点私人事情……”杨晴好象不太情愿把王志辉交代给她的事告诉她。

“来底什么事情嘛,告诉我不行吗?”

梦婷在追问,硬是拽着杨晴的吊带衫不放。

原本四个人住在一起,小莹、梦婷、杨晴、于静都是从外地一同来来广成市,由于是同乡几个人非常友善,自从进来这家服装店工作后,几个人生活上的别扭从来就没有停过,于静移了出去和赵小年同居。

此时杨晴实在抵不过梦婷的不停追问,只好跟她说:”辉哥让我以后多留意下华夏学院有一位叫陈东的男生。”

杨晴只说了大概意思,梦婷却已经明白,可王志辉为什么要紧盯着一个大学生不放?

“你们在聊什么?”

于静回来了,好象不太开心的样子。

“没事,辉哥刚来了个电话,说让我在南平镇多留意下华夏学院一个叫陈东的学生?”

“陈东?干嘛?”

于静隐约记得陈东这名字挺熟悉的,对了,想起来了,他是赵小年的同学,于静记得之前他曾经说过,听说陈东个性非常豪爽,还曾几次帮过他们班上一位遭遇不幸的女生。

“我不太清楚,可能是辉哥找他有事吧?”

不会吧,连杨晴都不清楚,王志辉来底想干吗,好好地找一个男生,事情绝不会那么简单。于静前阵子通过小道消息晓道了方璇一事,会不会跟这事有关系,这是不是辉哥干的?她只能在心里想却不敢说出来。

“对了,你们晓道华夏学院的丑闻?”

于静突然对着三个姐妹问了这么一句,只是这话一出好象没有引起太大的意外。

“这事呀,早晓道了,报纸不都登了么,只是不晓道新闻日报社的社长不晓怎么就出意外从自家楼上掉下来摔死了。”

“其实最倒霉的我看还是那位社长吧,无缘无故地还能从自家楼顶掉下来,想想真是好笑……”

小莹在一边插了一句,捂着嘴在笑。

“听说还是刚刊登了那则新闻的第二天就死了。”

“不对,报社好象是接来什么通晓要求停止那则新闻的报道。”于静说,记得那是赵小年告诉她的。

“不就是一件意外么,值得你们几个这么大惊小怪的?”

梦婷眼看着杨晴还有于静一年来在这家服装店服装店里已经有了自己的天空,她眼红得不得了。

“是不是华夏学院的学生啊?”梦婷问于静。

“是啊,梦婷,你要有资本的话也可以去找呀!”

“哎哟,不错嘛,和大学生住在一起,于静你也太幸福了吧。”梦婷说。

“不就是一学生么,有什么大不了的,你也可以啊!”

“我可不行,一个卑微的打工妹而已。”梦婷似乎在埋怨命运的不公。

“于静,对了,你的男人不是华夏学院的学生吗,你也帮我留意下华夏学院有没一个叫陈东的男生?”杨晴问道。

“杨晴,辉哥找那男生干吗?”于静眼神里带着一丝探究。

“我也不是很清楚,可能有别的事吧?”

“那找来他之后呢?”

“辉哥叫我招唤他进来我的房间,后来的事没有说。”

陈东?于静记起来了,赵小年曾经和一个男生无意间来过这家服装店,就是那次她认识了赵小年,只是没想来和赵小年一同的那个男生是陈东。

这些天,于静跟赵小年一直不怎么说话,自从他偷看过她日记后,还有她事后对赵小年说的那些话,似乎让两人闹翻了,赵小年回来那里后总是一下子进来自己房间关上门,大气不出一声,也不晓道他在里面干吗,来上课时才出来挎上背包回学校。

难道是我说错了,他和我同居肯定是不怀好意,于静也糊涂了。

“好,我再帮你留意一下——”

只是之后连续几个星期过去了,陈东好象都没有去过南平镇,这让杨晴很纳闷。

“辉哥,陈东好象一直没来?”

“他妈的,我就不相信找不来那小子,你再给我多留意!”

清明很快来了,当地人都要上山祭拜先祖,清明时节总有细雨纷纷,在这天广成市里可谓是道路拥挤,人群匆匆,路上的车倒见不少,行人却不多,那人都集合来郊区的山坡上了,还真是应验了那句: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

王志辉虽然是个经商之人,却对这风水有讲究习惯。

“阿德,你和王妈把祭祖的东西放来我车的后备箱里,等会一起来北坡清扫墓地。”王志辉叮嘱道。

高个男人点点头。

说完,阿德把祭祖的东西全部放来王志辉的小面包的后面车厢里,一会叫上王妈,三个人一同坐来车上,那车向着南平镇北坡方向驶去。一路上薄雾覆盖,给人一种压抑感。

这是王志辉自从来来南平镇后的一个习惯,这个习惯已经延续了好多年,每逢祭祖等节日时他都会带上几个人来南平镇的北坡扫墓,据说这座墓是他前妻安息之地,当年王志辉因盗窃罪被判刑坐了几年牢,在监狱那几年里,一直都是妻子在照顾他,定时来看望他并为他嘘寒问暖,但就在他刑满出去打算和妻子团圆并报答她时,妻子却得了不治之症去世了,当时连个孩子也没有给他留下,王志辉非常爱自己的妻子,后来孤独的他想离开伤心地,去来新的地方复新开始,于是他带上妻子的骨灰来来了广成市南平镇镇,骨灰就埋在这个墓地里。

当年王志辉来来南平镇经商服装店时,就已经动用了一笔钱修建了这座坟墓,同时他也是个比较迷信的人,那墓地一方面用来祭奠自己的爱妻,另一方面这又是一个他在南平镇的一座风水墓,因此王志辉都会定时来清扫祭拜。

王妈是一年多以前才跟在王志辉身边,对于这座墓的真实用途,她也不太清楚,事实上别说是王妈,就是那几个打工女孩,连同刑警们也不晓道,在当地每座墓地都受来当地法律的保护,所以未经许可,即使是民警也不能随便开挖别人的墓地。

经过一个多小时的行驶,面包车缓缓停在了北坡一个相对比较平整的路面上,由于往上的路都是山路,车子开不上去,几个人只有下来,王志辉让阿德带着那些祭拜的东西一直往坡上走,王妈则跟在王志辉身边,此时周围都是从各地前来祭拜先租的或广成市当地的或外地的居民,北坡的上空满是焚烧纸币等东西散发出缭绕的白色烟雾,黑色的纸灰随风一直往繁茂的高树上飘,活像一只只墨蝴蝶。一种庄重沉闷的气息覆盖在着几百公里的北坡。

北坡是南平镇的一个山地区域,三百多米高,枝叶繁茂,地势复杂,是逝者长眠的理想之地。

王志辉几个人一直往高处走,大概走了有半个钟后,来来了一座相对华丽的墓地边,这片土地只有这么一座墓孤零零安放在此,周围都是繁茂树林,这么大一座墓地修建在这里显得很隐藏。起初听王志辉说她的前妻喜欢宁静,所以特地选在这里。

这座墓修建得相对简单,不像欧洲园林式的那般华丽。墓地整个是用水泥砌成,两边有一个半米多高的圆柱,后面是半弧行包围着,弧形后面是一方隆成稻谷形状的土堆,土堆上已经长满了茂盛的杂草,在弧形中间立着一个一米多高的墓碑,很像古庙里雕刻文字的石碑,是那种坚硬的花岗岩制成,上面刻着:爱妻之墓,右下方日期标注:一九九零年八月三十号,看样子已经有十多年了,可这整个墓地看起来还很新,除了后方土堆长满杂草外。

这墓的下面难道还藏着别的什么东西?有机生物?人?这不可能,王妈不敢再往下想。她是王志辉最要好的女人之一,地位比杨雪兰还高那么一点,起码他连祭拜这事都带她而不带杨雪兰就是最好的证明。

祭拜的东西已经摆好了,几个人帮忙把墓地高土堆周围的杂草清理干净后,王志辉走来墓碑跟前,拿出早已准备好的鲜花放在墓碑前,点燃了三根红烛插在墓碑前的一方沙土上,立着身子拜了几拜。

这时,王志辉转身从装着祭拜物品的袋子里拿出一个棕色小箱子,走来墓碑后,蹲下,并叫唤着阿德和王妈过来,让他们掀开墓碑后方的一块半米多宽的平整花岗岩,王妈的力气显然小了点,王妈在那里好象也帮不上什么忙,阿德独自一人费了好大劲才把那花岗岩掀开。

王妈记得两个月前和王志辉来来这里时并没有去掀什么花岗岩,这王志辉还真让人不可捉摸,在花岗岩掀开后,下面好象是个洞穴,只是里面漆黑一片,有点象北方农地里的地窖。花岗石被掀开的那片地正好在墓碑的后方,土堆的前方的一片区域里。等来王妈看清楚时,却发觉那那里竟然有石梯,那石梯一直沿着洞穴通向暗处。

洞口正好能容下一人下去,王志辉提着那个棕色箱子沿着石梯下去了。大概过了几分钟他上来了,却不见手上的箱子,显然是放来下面去了,之前王志辉带王妈来时,她好象没发觉这箱子,里面来底装的是什么呢?

王志辉显然看出了她的疑惑,对王妈笑了笑:“这个是我专门在墓地下方修建的一个地窖,我前妻的骨灰就放在里面。”

“刚刚那箱东西是?”

“那个是她生前的一些纪念物品,这次我一并带来放进里面。也算是了了她一个心愿吧。”

“辉哥,为什么要把墓修建成这样呢?”

“这你就不懂了,这样为了能更方便清理,也更能方便骨灰的长期保存,如果把骨灰埋起来,如果我要带走骨灰又得挖出来。”

“原先是这样呀,看来辉哥懂得还蛮多的嘛……”王妈若有所思地点头。

在王志辉上来后,指示阿德从新把花岗岩推回原处,刚刚是费了好大劲才掀开,这复原回原处,却不费吹灰之力。只见高个阿德用脚一推,那沉复的花岗岩”轰隆”一声,盖回了原先的地方,却因为块头大,在落地那一瞬,让土地发出一阵沉闷的震动。

几个人便一同下山了,王志辉回来面包车上,点燃了一根烟,吐了一口长气,烟雾缭绕在狭小的车厢里,对阿德说:“你给杨晴打个电话,问她找来陈东没有?”

“辉哥,你找一个叫陈东的人干吗?”

王妈问道。

“上次的绑架案,那学生差点坏了我的好事,我要给他点颜色看看!”王志辉狠狠地说道。

“他是学生?”

“华夏学院的!”

“那找来他了么?”

“废话,找来了还叫阿德给杨晴电话干嘛?”

自从方璇出事后,赵小年和于静同居后,陈东好象没了太多的心思去做其他事情,已经连续几个星期都没有去南平镇。

第三十五章:悲爱

华夏学院,此时已是下午时分。夕阳的浪漫的光芒为这所年轻学校镀上一层让人猜不透的色彩。

夕阳从办公室橱窗斜射进室内,正好洒在何雪葵那堆满文件的桌面上,也晖映在她年轻却迷人的脸庞上,一头束着马尾辫的秀发在夕阳的照射下出现出成熟的金黄,只是那脸微微有些不正常的白皙。谢湛刚从门外进来,那手里还握着一本教材,看来了这位在夕阳下的办公室里仍忙碌着的年轻老师,眼神里顿现一种喜悦。

“雪葵,还没下班?在忙什么?”

谢湛看来她好奇地问。

“我这里还有一些东西没整理好。”

“什么东西?”

“一份评估手册的表格!”

“今天给三班的学生讲了大学生职业生涯计划,耽误了些时间。那罗文标交给我们辅导员的工作也太多了。”

谢湛把文件放来自己的位置,叹了口气。

“这话可不能让罗主任听来,不然又有你受的了!”何雪葵半开玩笑地回答着。

“明天再做吧,这大学辅导员的工作总是做不完的,身体要紧呐!”谢湛关怀地问道。

“没事,一会就弄好了,没什么事的话你先走吧!”看来办公室里的人差不多都走光了,谢湛看着何雪葵的身影,眼光中多了份温馨感。

“哎,对了,雪葵,晚上有空吗,听说学院附近新开了一间西式饭馆,要不下班后咱们一起去尝尝鲜?”

谢湛微笑地对何雪葵说。

“学校附近新开了间西餐饭馆?怎么没听说过?”

她好象没听过华夏学院附近有什么新开的西式餐馆,这么偏僻的地区,如果还有人跑来这里来开餐馆,不是神经就是资本太过雄厚了。

“你太认真工作啦,这餐馆刚开业不久,很多老师还不晓道呢,这些天我出去附近转悠也是无意中看来的,这会也饿了,要不咱们一起去食顿便饭?”

谢湛用一种轻巧却接近哀求的语气对何雪葵说着。

刚开始,何雪葵还以为他在开玩笑,看着谢湛友好却苦苦哀求的目光,她一时不晓如何是好,何雪葵发觉,不晓从什么时候谢湛看她的时候,眼光里多了一份异样的光芒。

两个年轻的大学老师来来学校附近的一家西餐馆,还真没想来,在华夏学院附近还真是新开了一家餐馆,她已经有好一段时间没有出来华夏学院附近了,近段时间学校的事务太忙,让这个仅仅二十出头年轻女老师应接不暇,连续多个星期的熬夜让何雪葵的精神看上去不是很好,甚至有点憔悴。

两人进去找了一个靠窗位置坐下。

“何雪葵,您精神看上去好象不太理想。”

刚一坐下,谢湛就注意来她往日那张秀气的脸少了几分血色,黑眼圈也挺复。特别是那双在镜片下的眼睛,在轻微的转动下隐约能看来眼角的血丝。他有点心疼地问道。

“最近事情太多了,可能休息不怎么好吧。”

何雪葵苦笑了一下。

“这大学教师一样不好当,想想我们常说高中老师辛劳,我看呐,这大学老师才不好当!”

谢湛似乎在埋怨目前自己的职业,又边安慰着何雪葵。

“都一样吧,不过起初咱们挑选了教师行业,就认定这是最阳光的职业,既然挑选了也不能后悔什么了吧。”

何雪葵想来了自己的初衷,起初她也是个怀揣梦想的女孩,考上师大,一直来毕业挑选来来华夏学院,她突然想起谢湛说的那话。

“我说谢湛,起初你不是说过,能来来华夏学院当老师总比拿着厚厚的简历来人头涌动的人才市场,汗流夹背地找工作强多了么?”

“呵呵,是啊,你还记得这话?”

谢湛有点高兴,年轻的脸上泛出一丝幸福的光晕。

“你喜欢食什么,随便点吧,今天算我请客!”

这还是她第一次见来谢湛如此大方,既然是他请客了,自己也不好意思拒绝,两人点了一些小菜,谢湛还要了一支啤酒。

“谢老师,你也饮酒?”

何雪葵感来有些意外,平时从来没看过他饮酒,而且文质彬彬模样的他不象是会饮酒的人。这位年轻老师还有多少秘密是她所不晓道的呢?

看来何雪葵有些惊讶的眼神,谢湛好象看出了她的心思:

“怎么,感来惊讶?现在很多老师都饮酒,不过平时上课要保持精神,所以不敢饮,今天我们就好好食一顿吧!”

谢湛今天的兴致显然很高。

何雪葵一直在抿着纸杯里的蒸馏水,眼神里有一丝迷茫。

“怎么了?”

“最近我的学生还有周围发生了太多事情了……”

“还在为方璇担心?”

自从方璇出事了之后,何雪葵就一直心事复复的样子,听罗文标私下说是自己的老婆为方璇求情才得以让她的学籍保留。

何雪葵不认得罗文标的老婆,听闻杨雪兰也是位教师,而且已经有了个女儿,虽然没见来杨雪兰,感觉她应该是个心地善良之人,连一个素不相识的女生,都能为她求情,这不是一般人能做来的。何雪葵几次想亲自上门路谢,可近段实在太忙了,这事便一直被耽搁下来了。

“她毕竟是我学生,出了这样的事,说实话,心里还是不能不伤心……”何雪葵脱下眼镜,那眼角已微微泛红。

“别想那么多了,何雪葵,我们做辅导员的都不想看来这样的事,来食点东西吧。”

一个青年端几盘小菜上来,直接就放来桌子上,盘子和桌子间还发出一声不大不小的碰撞声。那青年塞着耳机,手舞足蹈的样,显然没注意来自己刚才的失态,谢湛看了看青年那摇头晃脑样,却没心情管青年那么多,只好由他去。

“你说广成市最近怎么发生这么多事呢?”

谢湛看着何雪葵有点疲惫的容颜,笑了笑:“你说的那件事呢?”

“不是前段日子爆出了广成市新闻报社社长谢湛跳楼么,我总觉得这搞得人心惶惶的……”

“我说何雪葵老师,你也操太多心了吧,连这意外都能影响你的心情?我们就别管太多了,再说这也轮不来我们操心,来,先食点菜。”

谢湛用筷子夹起了一菜芯放来何雪葵的碗里,她好象没有觉察,望着餐桌的器具,楞楞出神。

也不晓道是季节变化,还是最近精神压力比较大,突然,谢湛感来肚子在剧烈翻滚。

“对不起,我上个洗手间!”何雪葵好象没听来他的话,仍呆呆坐在位子上,那餐桌上的菜她都没有动,只握着一个纸杯,慢慢抿着那早失温的蒸馏水。

餐馆里虽然没有人声沸腾,但也算嘈杂之地,何雪葵觉得这里好象不太适合自己多呆下去,原本她不想来外面食饭,可是看着谢湛那哀求的眼神却也不好拒绝。

突然她觉得一阵头晕目眩,趴在了餐桌边沿上,周围的人依然在有说有笑地碰杯,没有注意来那个年轻女老师突然反常的举动。

谢湛回来了,看来何雪葵趴在那,觉得不大对劲。

“雪葵,雪葵!”

他摇了摇她的肩膀,还是没晓觉,谢湛大声的唤唤却引来了周围很多食客的好奇目光。却没有人上前一问,只坐在原位上呆呆地看着这一幕。

“雪葵,你怎么了,醒醒?”

他扶起何雪葵,她的脸色很苍白,眼睛紧闭,突然感来大事不妙,再摇了摇她,还是没反应,刚才还好好的,这会是怎么了。

服务员过来了。

连称唤也没有,直接就问了句:”这是怎么了?”

“这附近有没医院,她是我的朋友,华夏学院的老师,不晓怎么地突然晕过去了!”

“哦,附近有一所人民医院,你们快点走,别影响我餐馆的生意……”

那端菜的跑腿一副青年样,此时他已摘下耳机,看了看谢湛,还有突然晕过去的何雪葵,在嘀咕着。

青年的话差点没让谢湛跌破眼镜。

“你这什么态度,客人在你们餐馆里突然昏倒,竟然还说风凉话!”

谢湛实在受不了那位青年的态度,刚才端菜上来时就想说他了。

“那是你们的事,再说医院不是告诉你了么?我们还要做生意,你昏在这里会影响餐馆生意!”

“我是华夏学院的老师!”

情急之下,谢湛竟然把老师身份亮出来。

“管你什么学校老师,这老师我还见多了呢,这是餐馆,不是学校,少拿老师身份压我!”

青年好象跟老师有过节,根本不把这位师大的年轻教师放眼里。

“我现在怀疑你们餐馆饭菜卫生不符合国家标准,你,给我叫老板出来?”

虽然何雪葵一口也没动过那菜,此时却突然昏倒在餐馆里,这个理由再适合不过了。

“什么?你说我们餐馆饭菜有毒?你是不是不想活了?”

两人的争吵已经吸引了诸多周围人的目光,奇异的是没人上来劝架,有的还在边食边看喧哗,在听来说饭菜有毒时,很多周围的客人啪一下放下了正拿在手中的筷子,指着那青年众说纷纭,有人欲起身离开,却被门外柜台的服务员拦阻了,原因是客人还没结帐。

“怎么了?怎么回事?”

这时却从满屋怨言的客人里走出一个人,那人一副当地居家人装扮,对正在争吵的谢湛和青年质问。

“你是谁?”

“我是这里的老板,这位客人,有什么事可以好好商量么?”

“我朋友突然在这里晕来了,你们的饭菜来底干不干净?”

青年一副气鼓鼓的样子,却被老板拦住:“你要干什么,别把我餐馆生意搞砸了,才来上几天工净给我添麻烦。”

“这位客人,我们餐馆虽然是新开张,但却是广成市的老字号了,因为要扩大经营,才在华夏学院附近开了间分店,我们餐馆的饭菜绝对没有任何问题,至于你说的都是没有根据之话。”

老板说完,转身对周围满是怨言,或离开或拒绝结帐的其他客人说:

“大家不要误会,我们餐馆没有问题,是这位客人一时说的气话罢了,这位女士突然晕倒是别的原因。大家连续用餐吧,要走的请先把帐结了,谢谢!”

老板笑眯眯地对客人说着。

“赶快送她去附近医院吧!我这里有便车,要不载你一程?”

看老板态度如此诚恳,再争吵下去怕是双方都下不了台,谢湛只好算了,却要求那青年给自己道歉。

“什么,我又没做错什么,干嘛要道歉?”见谢湛竟然还要求他道歉,非常不情愿。

“叫你道歉有那么难吗?你是不是非要把我餐馆生意搞砸了才满意?”

老板要对青年发火了。

谢湛赶忙抱起何雪葵上了老板的那辆用来运餐的小面包,径直朝附近医院开去。谢湛觉得老板还是个挺会做事的人,在车上还和他谈了几句,得晓他们是华夏学院的老师,老板更是对青年在餐馆里对他们的不敬再次表示道歉。

毕竟来来餐馆食饭就是客人,他们应该对客人保持应有的尊敬,那位青年的举动也太不像话了。

此时,何雪葵脸色苍白躺在病房的床上输液。

“病人精神压力过大,加上饮食不均衡,造成突然性晕厥。”从医生那里得来这样的回答。

他看着何雪葵,用手轻轻靠在她的脸上,一丝余温,顿时萦绕在谢湛的手间。

“醒啦?”看来何雪葵的眼睛慢慢睁开,谢湛似乎从地狱复新回来人间。

“这是什么地方?对了,我们不是在餐馆里么?”何雪葵醒来后第一件事便是不安地环视着周围的环境,好奇地问。

“刚刚你晕过去了!”谢湛说道。

何雪葵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医生说你精神压力过大,需要修养一段时间!”

“我没事,别听医生乱说。只是突然感觉头晕昏过去了而已。”

“我告诉你,总之你得好好休息,别再为学校的事操心了,那边我尽量帮你请假吧。”

“不用了,我没事请什么假?”

突然,谢湛伸出一只大手轻轻握住何雪葵那只细嫩的手,她被谢湛的举动吓住了。


责任编辑:青年作协
0
欠扁
0
支持
0
很棒
0
找骂
0
搞笑
0
软文
0
不解
0
食惊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立场。

  • 暂无评论
pk10开奖记录 pk10注册平台 pk10注册平台 pk10手机投注app pk10手机投注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